阿美和丈夫阿强发现
2020-06-11 10:5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放学回到家,家长发现5岁男童小宝的裆部塞了一条小被单,小鸡鸡被绳子绑住,已经红肿了。家长带着孩子回到了幼儿园,并和园方就责任和赔偿问题产生了分歧,双方各执己见。

回家后,阿美和丈夫阿强发现,小宝走路有些异样,裤裆处像藏了什么东西似的。阿强脱下小宝的裤子,眼前的景象先让他大吃一惊———小宝的裤裆里被塞进了一床小被单,被单上的绳子紧紧地绑在了小宝的小鸡鸡上,小鸡鸡已经红肿瘀青。因为绳子绑得太紧,难以解开,阿强只得用剪刀小心翼翼地将绳子剪断。在阿美和阿强的追问下,小宝说,绳子是午休时间,同学小东绑在他的小鸡鸡上的。

为了孩子的健康,家长和幼儿园一起将孩子送往医院。经医生诊断,小宝生殖器挫伤,皮肤可见瘀青,局部有表皮破损,包皮的腹侧青色肿胀,无明显缺血坏死表现,尿道无渗血,当时可自行排尿。

午休时间被绑上,到了下午放学,幼儿园老师、保育员都没发现?家长认为,此事错在幼儿园。对此,幼儿园提出,这并非幼儿园所为,是同班同学小东干的,他们已经联系了小东的父母。

调解员告诉小宝家长,他们的担心可以理解,但检查结果是挫伤,医生并未在病历卡上明确写明会留下后遗症,或者有多大几率会留下后遗症。调解员拿出了他们事先从网上找来的类似案例资料,并依据那些材料与小宝家长一起分析。终于,小宝家长松了口,同意一次性赔偿方案。

“孩子这么小,还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。”小宝家长提出,要幼儿园先支付10万元保证金,等治疗后再谈赔偿。幼儿园拒绝了此方案。调解员获悉,幼儿园担心的是,10万元只是保证金,交到对方手上,怎么用也不知道,后续要多少也没个底。幼儿园提出,一次性赔偿。

事发次日,双方仍争执不下,通过警民联调机制,小宝家长和幼儿园园长来到了殿前司法所进行调解。调解员了解到,小宝午休的地方没有监控,且当天午休时,小东并没有睡在小宝旁边。调解当天,小东家长也来到现场。小东家长称,他们问过小东,小东坚称没有干过这事。矛盾集中在了小宝家长和幼儿园上。双方谈到了赔偿问题。

去年9月的一个下午,上幼儿园中班的小宝放学后,妈妈阿美到幼儿园将他接回家中。

家长心疼孩子无端遭受皮肉之苦,更担心此事是否会影响孩子的身体,影响孩子的心理,影响到他的未来。

怎么赔?赔多少?小宝家长和幼儿园围绕新的焦点开始提出各自主张。小宝家长提出要15万赔偿,但幼儿园表示,8万最多。这个数字,小宝家长难以接受,一再强调此事给小孩带来的不仅是生理之痛,还有心理阴影,还可能留下后遗症。调解员居中沟通,幼儿园将赔偿金额提高至13万元,小宝的家长也同意这个方案。当天,双方在殿前司法所签订了调解协议。

最终,经殿前司法所调解员耐心调解、细心分析,双方达成了一致协议。

心疼和愤怒袭上了阿美和阿强的心头,他们马上将孩子带回了幼儿园。见到小宝的状况时,幼儿园老师也很诧异。阿美和阿强控制不住情绪,和幼儿园闹了起来,民警到场协调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mobileforum.cn太原渍僚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- www.mobileforum.cn版权所有